榆佳高速 你欠我们一个真相!

时间:2016年10月13日 10:56:31 来源:城市经济网

核心提示: 2013年10月29日,佳高速公路正式通车。这条被称为榆林能源输出通道的建成通车,在当时被形容成榆林百姓“翘首企盼”的大事。

  “问题高速”监管缺失

  谁会为榆佳高速安全隐患埋单?



  断裂的路面

  2013年10月29日,佳高速公路正式通车。这条被称为榆林能源输出通道的建成通车,在当时被形容成榆林百姓“翘首企盼”的大事。然而,翘首企盼的热劲还没有过,榆佳高速公路便接二连三的发生塌陷断裂事件——

  事件回顾:问题高速遭多方举报 监管缺失

  2013年4月榆佳高速通车前,其内部施工单位实名举报:榆佳高速路桥梁存在严重的质量安全问题,并附有早先发现的路基断裂、钢板偏位等现场证明图片,有人向相关监管部门反映问题却无果;2015年7月末,因一场大雨,榆佳高速路的排水渠塌陷冲刷路基,造成了大河塔镇暖水沟村的村道坍塌事故,事件处理未果;2016年8月,榆佳高速公路多次出现大面积的坍塌与路面断裂事件。


  断裂的路基

  8月18日,本报发文报道《榆佳高速:钢丝上的行走——59亿工程何以承受风雨之击》。关于路面断裂的原因是什么?黑水塑胶管是否可用于高速排水?维修时是否可以直接回填?榆佳高速公路是否存在安全隐患等问题,记者随后再次到陕西中交榆佳高速公路有限公司采访,却遭遇回避。多次向相关部门反映问题无果。

  一条高速公路频频发生断裂塌陷,其质量安全隐患可见一斑,无论是被洞晓“先机”的内部单位实名举报,还是记者的多次调查报道与反映,这条高速公路的管理者都如同“神”一般的屹立于世人面前,藐视众生。人们再大的指责与呼声都如同隔靴搔痒,而监管者亦是不闻不问,那么,究竟是什么原因造成了这样的局面呢?



  榆佳高速的前世今生:自投自建自监项目

  2011年3月29日,榆佳高速公路开工建设,总投资59.1亿元、全长78.8公里。作为榆林市与山西省之间最便捷的高速通道,其被认为“对发挥榆林国家能源化工基地辐射带动作用意义重大”。

  而榆佳高速公路的建设模式,也是榆林市创新合作的新路径:榆林市政府与中交集团榆佳高速公路有限公司以BOT(Build-Operate-Transfe直译为“建设-经营-转让) 模式建设一条高速公路,即由中国交通建设集团中交投资有限公司及其下属企业中交集团榆佳高速公路有限公司投资建设运营,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承担主体工程施工总承包。



  高速公路洪水管

  至此,榆佳高速公路的投资运营模式便一目了然。作为共同融资单位,中交投资公司、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是榆佳高速公路的两大股东,在特许的经营期内,这两大股东自己负责设计、自己修建维护、自己收费运营、自己验收监管。

  一个不得不被关注的焦点便聚集在了BOT模式上。这种投资与建设方式被引进陕西,用在了投资巨大的高速公路建设上,榆佳高速算是BOT模式在陕西省采用的第二次试验。尽管在一定程度上,它解决了政府因为融资难的问题,却也逐渐将其最重要的质量问题暴露在了人们的视野。



  记者采样相关部门没人认定

  BOT弊端再现:参与方重利益难保质量

  BOT模式是以政府和私人机构之间达成协议为前提,由政府向私人机构颁布特许,允许其在一定时期内筹集资金建设某一基础设施并管理和经营该设施及其相应的产品与服务。其最大的特点就是将基础设施的经营权有期限的抵押以获得项目融资,或者说是基础设施国有项目民营化。

  BOT投资模式的优点不言而喻,能有效地解决融资难,对于项目的建设、运营效率方面等都有好处。而与之相应的弊端也会如影随形,因项目投资大、期限长等因素致使BOT的风险也大,一个最现实的问题就是,为了规避风险,在BOT方式组织结构中,其各参与方都会以各自利益为重,以实现自身利益最大化为目标。如此一来,规避风险就会分散参与者对于质量技术的严密监控。



  就地取材,粉碎的水泥能二次凝固吗?

  而榆佳高速公路频频发生的质量安全事件正是BOT模式的弊端再现,各投资房以利益为重,最大化地追求利润。一方面,致使作为股东之一的中交第一公路勘察设计研究院有限公司,采用低廉成本的设计方案,公路承受大雨的冲刷超出设计预期、排水采取成本低廉的黑色塑料管等。如此设计能力,不知是专业的问题,还是为了追求利益所节约的成本造就的?另一方面,作为建设运营的中交集团榆佳高速公路有限公司,在建设过程中是否涉嫌偷工减料呢?在榆佳高速正式通车之前,就为何会出现路基裂缝、预埋钢板偏位等问题?为何多次断裂塌陷的路基处,水稳层的填充物可随手捏碎?

  榆佳高速通车至今,是否经过验收?验收是否合格,一直都是个迷。自己设计,自己修建、自己经营、自我管理让这一项目的参与方自成遗世独立的王国。而中交集团榆佳高速公路有限公司的相关负责人也明确表示过“没有验收”。



  采样

  那么,如此质量,谁能保证没有问题?出了问题,谁来监管?而新型的BOT模式,亟待政府与企业的重新认定与思考。

  最现实的思考:政府失声 谁来监管成问题

  BOT项目在转让到政府方面之前,政府对项目的控制难度相对加大了;而且由于大量项目建设的风险转移到项目公司,这使项目公司往往要求有较高的投资回报率来补偿其所受的风险。例如在运营期中增关设卡、提高交易费用、降低项目实施成本等,以加速其成本回收及利润获取,而此时政府又无能为力, 其结果往往与促进社会经济发展的目的产生矛盾。

  如此便不难理解该项目存在的质量安全隐患;以及在BOT合作模式的特许期内,榆林市政府失去了对榆佳高速公路的所有权与经营权的控制,导致政府的失语,从而使得监管成为问题。



  工人正在维修

  但政府往往是这类项目成功的关键所在,这一角色的缺失,致使项目成为败笔便在所难免。只是一次次的塌陷断裂、一次次的反映举报,记者跑了众多部门却总是得到“我们这里不管”、“我们会想上级部门来反映”这样的回复,而回复之音终归石沉大海,管理方也终究无动于衷。

  缺失的监管成了榆佳高速的死结,这让投资方在“自由”的王国里垄断了一切,又横冲直撞,当真是可悲、可叹、也让人绝望!

  没有人给社会,给行走在钢丝上的公众们一个安心的回复,幸运地是,发生了那么多次路基塌方断裂事故没有人员伤亡,可摆在明面上的那份危险,终究让人如鲠在喉。这样的问题高速,难道一定要等到以生命为代价时才会有人站出来吗?届时,谁又该为今时今日所埋下的安全隐患来埋单?来源:城市经济网   (记者 罗青 周晓姣 冯少军)




编辑:Linda

相关新闻

韩城第二家交通事故快处快赔中心成

4月19日,韩城市德诚交通事故快处快赔服务中心揭牌成立,这是韩城市第二家道路交通事故快处快赔服务中心,是按照我市开展“营商环境建设年”的要求,也是努力营造稳定公平、透明可预期的营商环境,方便服务群众的利民为民的重要举措。

综合性门户网站《看西部》开通上线 打造西部全域发展全媒体第一门户

4月20日,以展现西部全域发展,宣传西部经济、服务“一带一路”、传递西部大开发信息的大型综合性门户网站——《看西部》经过几个月的筹备工作,目前开通上线。

姜启德长篇小说《上市前夜》分享会西安举行

陕西金融作家姜启德长篇小说《上市前夜》作品分享会,于4月21日在西安召开。著名作家、书画家杨军、张学德、邵文学、田冲、李伦等二十余人参加了会议。

庆祝中国文化中心成立3周年 陕西艺术家献艺巴基斯坦

作为2018年度国家文化和旅游部与陕西省合作开展的巴基斯坦中国文化中心首个交流项目和今年陕西省政府工作报告中的重点任务,为庆祝巴基斯坦中国文化中心成立三周年,由中华人民共和国驻巴基斯坦大使馆、陕西省文化厅、宝鸡市人民政府共同主办,巴基斯坦中国文化中心、宝鸡市文化广电新闻出版局、陕西省对外文化交流促进会、巴基斯坦《黎明报》承办的“盛世大唐 相约千年”文艺演出于4月19日在巴基斯坦首都伊斯兰堡成功举办。

恐龙从墙面呼之欲出 铜川马咀村如同童话世界

铜川马咀村,村民们住的别墅墙上画着许多3D立体画,恐龙、大象从墙面呼之欲出。漫步在村子里,如入童话世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