平利县水利局项目缩水造假  局长称配套资金不到位很普遍

时间:2017年5月21日 23:6:44 来源:西安商报

核心提示: 近日,记者在平利县采访了解到:平利县水利局丹江治理项目实施两年来,确实在小流域治理方面做出成绩,可是在项目实施区,群众除了知道水利局修了河堤,改造部分农田外,疏林补植却走了过程变了样,项目实施区村组统工筹劳弄虚作假。

    近日,记者在平利县采访了解到:平利县水利局丹江治理项目实施两年来,确实在小流域治理方面做出成绩,可是在项目实施区,群众除了知道水利局修了河堤,改造部分农田外,疏林补植却走了过程变了样,项目实施区村组统工筹劳弄虚作假。记者采访平利县水利局周局长,周局长坦言:中省投资资金到位,地方配套资金根本就到位不了,自己多次深入项目区,存在问题改正问题。

    查阅资料:项目缩水  资料造假

    2017年5月16日下午,在平利县水利局水保站,王姓工作人员接待了记者,记者根据该局水保站工作人员提供的资料,发现资料中相加数据存在问题,据水利局验收资料显示:2014年和2015年两年,平利县水利局共争取中央投资3143万,地方自筹与群众筹劳折资786万。据2014年度群众投劳折资台账显示:秋河村投劳三千多,折资近百万;沙河村投劳数千,折资较少;闹阳坪村投劳三千多,折资五十余万,人均在两个月以上。疏林补植两百余万株,数据相加略有相差。

    记者调查:群众不知疏林补植  工作人员称宣传不到位

    记者与水保站工作人员一同前往秋河村,到达秋河村后,记者一路走一路问,前后有五六名群众均表示水利局在该村没有给过疏林补植树苗,王姓工作人员解释称:可能是宣传不到位,群众不是很了解,去村委会了解下。在秋河村村委会,记者见到了该村村委会段书记,记者问道:“水利局在咱们村实施了多少坡改梯?疏林补植树苗总计发了多少?这些树苗发给谁了?村民筹劳折资多少?”段书记在打了一番电话后说:“这个事情是我们村主任负责的,我刚才打电话咨询了下,大概就是470亩,银杏树给了两万,茶树苗给了九万,筹劳折资不清楚。”记者随即问段书记村上几位村民的基本情况,水保站王姓工作人员一脸不高兴的说记者在误导,记者表示只是问情况,不存在什么误导。因怕水保站工作人员干扰记者正常采访,记者将电话留给水保站工作人员,希望该工作人员等候一个小时,结果就在记者赶往松河村时,王姓工作人员打电话告知记者有事先走了。在松河村二组,村民听到有记者来采访,一会就聚拢了五六人,你一言我一句。松河村村民告诉记者:“水利局来我们这确实修河堤了,也修了排灌渠,你来看看这排灌渠,就修了那么一点点,还修的比地都高,这一段还没修,后边那山坡上是坡改梯,旁边栽了一些风景树,修的那个地一锄头下去就可以到石头上了,这都是糊弄人呢,我们村有村民跟着干活了,都是跟工队打工,包工的都是我们村的。没有什么筹工筹劳的,也没见说是把树苗给谁,估计是给村上了,我们没见到。”记者返回平利县城途中,短信联系了平利县水利局周局长,将所采访的信息以短信告知,邀请周局长一同下乡听一听老百姓对项目的声音。

    水利局:地方配套资金不到位  多次深入项目没问题

    2017年5月17日上午,记者再次来到平利县水利局见到了周局长与主管项目的副局长,得知记者来意后,周局长告诉记者:“首先感谢媒体的监督,你昨天采访还和办案部门一样,不让我们工作人员走?你邀请我去听听老百姓怎么说,我告诉你,这个项目我去了五次,老百姓反映的有些确实存在,地方配套资金确实不到位很普遍,贫困县没有钱,不光是这一个项目,我水利局所有的项目地方配套资金都不到位,我这项目长江流域和黄河流域治理都来看过,存在问题我们改正,什么造假不造假的,你在哪看到的?谁给你提供的?”记者反驳道:“你们的工作人员提供的,我不是什么办案部门,只是在采访中你们工作人员干扰采访,谁不让他走?筹劳折资这个确实是造假的,村民都否认了。既然不是造假,那这个为什么会出现在审计里边?”周局长表示:“我们这个项目都有负责人,我们的杨局长是项目法人,有什么问题可以直接找他,也可以和杨副局长一起下乡”杨副局长敲着沙发说:“我们这项目没啥问题,有啥你可以来找我,咱们可以一起去看。”记者说:“你那么激动干啥?敲桌子干啥?”杨副局长情绪激动的说:“我不是敲桌子,我是给你说。”

    群众呼应:水利局下来看看
    结束完不愉快的采访,引用秋河村村民的话:你们记者把县上领导还有水利局领导都叫来,看看他们实施的项目,疏林补植给谁了?灌溉渠修的比地高,水能往高处走?老百姓的话质朴,平利县领导真该去看看了,老百姓有话对你们说…(记者   王刚)

编辑:Delia

相关新闻

警民共建一家亲 英烈捐助显真情

7月20日上午,眉县公安局召开座谈会。副县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晓峰参加会议,爱心企业代表、各室、所、队负责人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海啸主持。

西安设置“左转道”惹市民吐槽 交警:改造只是第一步

最近,西安交警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在市区许多交叉路口设置了左转专用道和左转红绿灯,这种更加“精细化”的管理看似科学,但结果却并不让人满意。很多市民反映,自从有了这种设置,堵车更加严重了,甚至原来不堵车的地方现在也开始堵车。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我们一起来看记者的调查。

男子酒后辱警袭警 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被拘留

宝鸡一公司职员酒后不听劝导,借着酒劲对民警极尽侮辱,并挥拳袭击执勤民警。该男子因阻碍民警执行公务被依法行政拘留并处罚款。

上路执勤更规范 陕西104名路政人员当考生现场PK

7月20日,陕西高速集团举行路政岗位练兵知识竞赛,来自陕西高速集团13个运营公司的104名路政人员先后参加了笔试,经过角逐,27名路政人员最终脱颖而出。

武功县:口头流转万亩耕地尽显官商微妙关系

近日,武功县武功镇有群众反映:2015年开始,他们村基本上都不用种地了,每年经由惠农卡可获每亩1000元的租赁费。但是,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文字东西,不知道自家耕地到底租出去多少年,也不知道租地的商户实际掏了多少钱,这年头人工价物价什么都是上涨趋势,他们的地价到底是怎样一种说法没有人能知道。村民承包耕地经营自主权是不是被人变相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