贫困户沾不上低保 精准扶贫不精准 商洛市山阳县高坝镇扶贫有些乱

时间:2017年12月13日 10:45:37 来源:法制传媒网

核心提示: 12月6日,记者接到山阳县高坝镇部分贫困群众反映,称村镇干部不作为,精准扶贫走行式,低保贫困救助看人下菜单。


 
  12月6日,本网记者接到山阳县高坝镇部分贫困群众反映,称村镇干部不作为,精准扶贫走行式,低保贫困救助看人下菜单。

  为此,本网实地走访发现地处大山深处的山阳县高坝镇,部分贫困户仍生活在极度贫寒中,而所谓的精准扶贫项目基本失败。有群众质疑,村镇干部对此涉嫌弄虚作假,且对群众脱贫难有作为。

  家住陕西省山阳县高坝镇蔡坦村椿树沟组的于鹏对记者说,其家中共有老小7口人。自己从小以种地为生,但几亩薄田每年所产粮食,仅是紧紧张张地勉强够全家人的口粮。有时,家里的粮食,甚至都熬不到第二年收割新粮食,这时就得借别人家的粮食,7口人才不会受饿。 由于家里人口多,父亲常年劳作,落下病根于2002年不幸离世。

  从那时起,家里留下我们孤儿寡母几人,日子过得就更艰难了。因为不愿看到,母亲一个人扛着一家人的生活。他在仅上到小学五年级,就被迫辍学出外打工。

  尽管这些年国家有了好的政策,倡导精准扶贫,但是我们也从来没有享受到低保待遇,以及扶贫优惠政策。



 

  据他讲,从他父亲已经去世至今15年里,他家从来没有享受到扶贫以及相关的补贴。目前家里仍住着上世纪80年度修建的土坯房,家里连一件像样的家具家电都没有。

  该村村民于根来、孙芳夫妻一家,有两个儿子,连同两个儿媳,五个孙子,共计11口人,目前仍居住在上世纪七十年代建的老房子。据记者现场走访,该房目前已是危房。在雨季,常常是外面下大雨,屋里下小雨。据知情者介绍,这个三世同堂的家庭,人均面积就不到五平方米,且还是随时面临倒塌的危房。

  于根来家,如此恶劣的环境,目前仅精准扶贫一个儿子,还有一个不是贫困户,全家没有一个吃低保的。据反映,于根来蹆有残疾,孙芳右眼残疾已经失明,二位老人都没有生活来源,经常为看病买药四处借钱。

  尽管他们在当地残联申请了一级伤残,但本该得到的残疾补贴,却被在村组干部的干预下发到手中全年只有720元,而别的村同样是一级伤残发到手中是每年960元。





 

  目前,于根来家两个儿子常年外出打零工,但因为没有务工技能,且一家老小病残花费很大,因此,其务工收入也难以维持一家人的基本生活。为此,他曾多次向村组干部反映实际困难,但大多没有下文。

  山阳县高坝镇牛家坪村腰岭组的于淑红一家是一个典型的困难户。2013年丈夫在打工时不幸死亡,长子因此精神失常,于2016年3月失足落水身亡。目前于淑红家里仍有一个7岁的女儿和一个8岁的小儿子。由于失去家里唯一的劳动力,全家人目前的生活极度困难。

  据她反映,2017年该村建档立卡精准扶贫过程中,她多次申请建档,但却被村干部拒绝。原因是,村干部认为其丈夫曾经有部分死亡赔偿金,还没有花完。 她反映称,村干部崔某亲家里有商店,且女婿还有小轿车,都成为贫困户,且享受到移民搬迁政策,还搞到护林员的工作岗位。为此,她感到很不公平,认为干部搞扶贫走人情关系。

  家住菜垣组的韩榜劳已年过六旬,家中十口人,对记者说起家中贫穷境象,不由眼泪落下。记者看到,韩榜劳家中十口人依旧拥挤在破旧不堪的土木结构的三间危房内,山阳地区多雨,家中常常在雨天四处漏水,屋内地面坑洼不平,多处积水,条件恶劣,随时都有坍塌的可能。

  不仅如此,在国家政策支持和政府针对农村定点扶贫的工作中,为村民保障交通出行便利修筑通村公路,但韩榜劳家门前却是羊肠小路,每逢下雨便泥泞不堪,距离公路一公里多。



 

  在记者采访过程中,一行有山阳县经发局干部和村镇干部陪同,艰难行走大约40多分钟才走到这位村民家中。这让记者深深感觉到,蜀道难,难于上青天,也不过如此。

  该村村民还反映,在该村真正的贫困户,因为没有关系,或者没有送礼,而被排除在低保户和产业扶贫政策以外,而有的有关系的村民,却吃着低保,享受扶贫搬迁等待遇。这令上述类似的贫困户完全感受不到党和国家精准扶贫的温暖。 采访中,村民于小仓、于世喜、唐平、舒根娥向记者反应高坝镇书记、镇长在扶贫工作中没有深入一线走访和了解情况,不解村民疾苦,村组干部就扶贫工作欺上瞒下,巧立名目,吃拿卡要,没有成为习总书记所指示的成为人民的好干部,却反倒成为了玩转三十六计的行家里手!

  于小仓向记者反映,在一次因公为村民架设电线中受伤,多次向村组干部讨要医疗费用均被拒绝,并且被其雇佣的闲散人员打伤,向镇政府反映多次都没有结果。

  另外,在牛家坪和菜塬村合并之后,干部任用并没有通过走访、上门等形式广泛收集意见建议,及时向党组织和村委会提出工作建议,选择了处于公路沿线和生活条件较好的干部任职,而真正贫困地区的干部并没有真正参与到扶贫工作中来,导致贫困的地方越来越贫,穷苦的村民也越来越多。



 

  作为专门监督村干部和村务的机构,“村务监督委员会”由于制度不够健全,虽然名为监督委员会,名额却被村委会成员所占据,无法发挥监督效应,没有根本的为村民解决问题。

  对以上扶贫乱象,山阳县高坝镇政府有关人员称,当地扶贫中,确实还存在一些问题。比如,在当地精准扶贫的主导产业是养鸡等——即政府补贴1000元后,村民再上交1000元钱后,按户给贫困户发放100只的鸡苗,合算20元钱一只,与市场价值相去甚大,并且政府后续未提供任何技术和支持,村民靠养鸡脱贫的梦想破灭。

  另外养蜂的群众对记者说,政府补贴每笼蜂300元钱,村民再上交300元钱,十笼就是3000元,山阳县地区土地贫瘠,花期很短,过了花期后,只能依靠购买白糖维持蜜蜂的生命,在入冬后,蜜蜂难以存活,大面积死亡,村民血本无归,负债累累,给生活本就难以自持的村民更是雪上加霜。让村民对政府的扶贫项目产生不解——到底政府是在扶贫,还是在“致贫”?

  另外,对于存在的部分真正的困难户不是贫困户的情况,该干部称,他们是严格按照贫困标准进行建档立卡扶贫的,不存在走人情的情况。

  据了解,山阳县县长袁良善是去年被陕西省省委省政府所表彰的15人低层党政领导中唯一的优秀县长。然而,在他所管辖的山阳县高坝镇出现这样的扶贫乱象,村干部为所欲为的人情低保,人情扶贫不闻不问。

  对此,当地村民质疑高坝镇书记杨浩,镇长董善平以及部分村干部,在精准扶贫方面存在弄虚作假,严重不作为。由此,其扶贫也难有作为。 来源:法制传媒网


编辑:Delia

相关新闻

西安鄠邑区一企业违法占地25亩 国土局两个月才立案

在西安市鄠邑区蒋村镇王坊村西头,有25亩的钢构已经拔地而起,然而这25亩的钢构没有用地手续。西安市国土资源局鄠邑分局、蒋村镇国土资源所对该违法企业只下达责令整改通知书,该违法企业的违建也没有被制止,反而越扩越大。

府谷县京府煤矿以采矿区沉陷治理名义大肆盗采煤炭资源

府谷县京府八尺沟煤矿仅凭当地县发改局一纸备案,在没有任何批复的情况下,就煤田自然火烧隐患区和采煤沉陷区综合治理的名义,常年盗采国家煤炭资源,每天几十辆车将采掘的煤炭运到内蒙古。

韩琳诗集《倾国倾城》倾心出版

花开倾城,近日由著名诗人远村、李晓恒作序,西安出版社推出的长安风诗歌大系韩琳首部诗集《倾国倾城》出版。诗集分为故乡亲人、青涩少年、拥抱遗忘、花开倾城四个部分。

宝鸡眉县十件实事惠民生

“眉县城区供水备用水源项目主体完工、抗旱应急霸王河水厂项目已投入运营、横渠咀头移民新区让困难群众住进了新房……”

党建文化引领企业文化研讨会暨赵晓舟捐书座谈会西安举行

1月18日,由中行陕西省分行和陕西金融作家协会共同主办的“党建文化引领企业文化研讨会暨赵晓舟捐书座谈会”在西安举行。