洛南:投资20亿的音乐小镇有钱买酒,无钱给农民工付工资?

时间:2017年12月24日 12:5:34 来源:陕西第一资讯

核心提示: 冬至已过,进入“三九”严寒天。每到这个季节,辛苦在外打拼的农民工陆续开始了返乡季。对于挣到钱的农民工而言,怀揣着喜悦收拾行囊;对于挣到钱却要不到工资的农民工而言,除了愤怒,更多的恐怕就是眼泪了。

洛南:投资20亿的音乐小镇有钱买酒,无钱给农民工付工资?

2017-12-23 陕西第一资讯

 冬至已过,进入“三九”严寒天。每到这个季节,辛苦在外打拼的农民工陆续开始了返乡季。对于挣到钱的农民工而言,怀揣着喜悦收拾行囊;对于挣到钱却要不到工资的农民工而言,除了愤怒,更多的恐怕就是眼泪了。

       这不,在陕西南部的商洛市洛南县,就有部分农民工因索要干活的工钱在 拉横幅、堵门,因其行为涉嫌违法,被当地公安行政拘留了。


       据商洛市洛南县城关派出所官方微博:12月20日10时许,龙某、马某伙同洛南县音乐小镇部分干活的人员在县政府门口拉横幅、堵门20余分钟,致使人员、车辆无法正常出入,后被城关派出所制止。19时许,龙某、马某因扰乱单位秩序被我局依法行政拘留。

  通过官方发布的微博,可以得知涉嫌违法被行政拘留的龙某、马某是因为伙同洛南县音乐小镇部分干活的人员在县政府门口拉横幅,致使人员、车辆无法正常出入。而横幅显示的内容则是“洛南县音乐小镇恶意拖欠农民工血汗  良心何在”等等条幅。

       洛南县音乐小镇究竟是何建设项目?通过了解得知,洛南县音乐小镇项目的建设主体是洛南县音乐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通过国家工商信息查询系统得知,洛南县音乐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是一家国有独资公司,法人股东为洛南县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


        那么,到底洛南县音乐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有没有钱支付农民工的工资呢?答案是肯定的,因为洛南县政府决定打造中国洛南音乐小镇可是决定投资20亿元的,目前一期工程已完成投资7亿元。

        先不说洛南县音乐小镇已经花费在一期工程上的7亿元,就说洛南县音乐小镇建设项目近期的一项花费就得让人心生质疑了。2017年10月13日,洛南县音乐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发布编号为RJZB2017-HW-170/2 号的中国洛南县音乐小镇栖凤堂、民俗客舍酒店设施采购项目(第二批) 。其中采购的内容A包为酒店管理系统及财务管理系统软件采购,预算28.5万;采购的B包内容为酒水采购,预算30万;采购的C包内容为干货、调料采购,预算15万。采购的资金来源为财政拨款。

        2017年12月12日,中国洛南县音乐小镇栖凤堂、民俗客舍酒店设施采购项目B包(第二批)成交公告显示,国有独资的洛南县音乐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的确是用财政拨款购买了酒水,成交的酒水价格为191790元,供货商必须在接到供货通知3日内供货。


    距离该公告发布8天后的12月20日,就有农民工拉横幅在洛南县政府索要血汗钱。虽然不知道洛南县音乐小镇建设项目究竟欠了农民工多少工资钱,迫使农民工采用了违法行为讨薪。


而从国有独资的洛南县音乐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使用财政拨款预算花费30万,实际花费19万购买酒水来看,国有独资的洛南县音乐小镇文化旅游有限公司应该也是不差钱的。那么,就请你们严格按照《中华人民共和国劳动法》、《陕西省农民工工资支付保障规定》及《陕西省保障农民工工资支付工作专题会议精神》尽快落实拖欠农民工的工资。殊不知讨薪行为不当触犯法律,拖欠农民工工资也将触犯法律法规吗?

 

    请欠薪的企业别让农民工流了汗又流泪,辛苦干活空手回家,非贫困户因此返贫,那罪过就大了!

编辑:Delia

相关新闻

警民共建一家亲 英烈捐助显真情

7月20日上午,眉县公安局召开座谈会。副县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晓峰参加会议,爱心企业代表、各室、所、队负责人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海啸主持。

西安设置“左转道”惹市民吐槽 交警:改造只是第一步

最近,西安交警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在市区许多交叉路口设置了左转专用道和左转红绿灯,这种更加“精细化”的管理看似科学,但结果却并不让人满意。很多市民反映,自从有了这种设置,堵车更加严重了,甚至原来不堵车的地方现在也开始堵车。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我们一起来看记者的调查。

男子酒后辱警袭警 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被拘留

宝鸡一公司职员酒后不听劝导,借着酒劲对民警极尽侮辱,并挥拳袭击执勤民警。该男子因阻碍民警执行公务被依法行政拘留并处罚款。

上路执勤更规范 陕西104名路政人员当考生现场PK

7月20日,陕西高速集团举行路政岗位练兵知识竞赛,来自陕西高速集团13个运营公司的104名路政人员先后参加了笔试,经过角逐,27名路政人员最终脱颖而出。

武功县:口头流转万亩耕地尽显官商微妙关系

近日,武功县武功镇有群众反映:2015年开始,他们村基本上都不用种地了,每年经由惠农卡可获每亩1000元的租赁费。但是,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文字东西,不知道自家耕地到底租出去多少年,也不知道租地的商户实际掏了多少钱,这年头人工价物价什么都是上涨趋势,他们的地价到底是怎样一种说法没有人能知道。村民承包耕地经营自主权是不是被人变相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