西安沣东新城慰问保洁员被指“演戏”

时间:2018年2月8日 10:0:38 来源:天天快报

核心提示: 保洁员在寒风中清扫积雪确实辛苦,政府给他们每人慰问300元实属好事。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一家保洁公司却让这个好事变了味:22名临时雇佣铲冰除雪的保洁员代替正式保洁员领走300元慰问金后却“跑路”了,扣除他们当天应得的80元工资,22人共携4840元爱心慰问金一去不回了,还被人指为“穿着保洁服演了一出慰问戏”。

  22名临聘保洁员领走4840元爱心慰问金“跑路”了


  1月27日给环卫工发放慰问品现场 (图片来自“i沣东”)

  保洁员在寒风中清扫积雪确实辛苦,政府给他们每人慰问300元实属好事。西咸新区沣东新城一家保洁公司却让这个好事变了味:22名临时雇佣铲冰除雪的保洁员代替正式保洁员领走300元慰问金后却“跑路”了,扣除他们当天应得的80元工资,22人共携4840元爱心慰问金一去不回了,还被人指为“穿着保洁服演了一出慰问戏”。


  慰问现场集体合影 (图片来自“i沣东”)

  1月29日,网友“大话西咸”发帖称,“西安市西咸新区沣东新城某街办的道路保洁外包给了一家保洁公司,为了应付上级检查,保洁公司就在大明宫西咸店附近雇佣了上百名村民,每人发一身环卫服和一套装备,接受上级领导的慰问,现场给每位保洁员发放300元人民币,慰问的领导走后没多久保洁公司就从环卫工手里收回了220元,然后要求保洁员脱衣服走人,每位保洁员得到了80元的“演员”费。这些雇来的保洁员什么都没干,只是穿着保洁服等着发钱,这活脱脱就是为了每人的300元演了一出戏,背后故事让人浮想联翩。”

  西安西咸新区沣东新城城市管理局解释说:按照西安市“雪停路净,边下边清”的要求,沣东新城要对奋战在一线的保洁人员进行慰问,所以就通知了保洁服务公司。网友反映的三桥街办是西安瑞康环卫物业保洁公司承担的保洁区域,当时城管局在通知该公司时,没有告知对方说领导将以发放现金的方式慰问保洁人员,而保洁公司把临时雇来铲冰除雪的200名保洁员也叫来,他们每天的工资是80元,就造成了网友反映的请“群众演员”之说。其实,参与慰问的正式保洁员有200名,其中22名当日休假,公司为了让休假的保洁员也能拿到慰问金,就让22名临时保洁员站到了接受慰问的队伍中,原本想等慰问结束后再向他们要回220元,谁知这22人竟然多拿了220元一去不复返了,并不存在网上说的雇佣“群众演员”之说。现在城市管理局要求保洁公司承担这部分追不回来的慰问金,并补发给休假中的保洁员。


  “i沣东”微信公众号截图

  1月28日,西安沣东新城官方微信公众号“i沣东”发布消息说,“1月27日下午,城市管理局负责人赴建章路、三桥、王寺、斗门街道及水建中心,向奋战在除雪保畅的一线保洁员带去了组织的温暖,为大家发放了慰问金。同时为环卫工人送上了500余份大米和食用油等慰问品。”小编注意到,该篇文章只提到了慰问金,但没有具体的慰问金金额,只是配发了发放慰问品的图片和集体合影。来源:天天快报





编辑:Linda

相关新闻

2018中国西部电子游艺游戏游乐博览会开幕

5月25日,由中国文化娱乐行业协会、陕西省文化厅指导,陕西省演出娱乐行业协会和四川省演出娱乐行业协会联合主办的“2018中国西部(西安)电子游艺游戏游乐博览会”在西安曲江国际会展中心举行,本次博览会还得到西安市演出娱乐行业协会和广州市番禺动漫游艺行业协会等行业单位的大力支持,展会将持续到5月27日结束。

安康KTV被一群人持刀械打砸 一小伙无辜被砍

“平时很少出去玩,没想到难得出去唱一次歌,就被人莫名其妙地砍成了这样!”刚满30岁的小管躺在病床上,一边忍着伤痛一边向记者诉说着自己的遭遇:“一群人手里拿着各种各样的刀、棍棒、钢管,见人就打,见东西就砸,太可怕了!”他很不理解,在全国开展打黑除恶专项行动期间,安康市竟然会有如此嚣张的团伙。

聚力创新发展 红瑞集团荣膺2017“影响济南”年度大奖

5月18日,2017“影响济南”年度经济人物颁奖仪式在济南市政府龙奥大厦隆重举行,山东省委常委、市委书记王忠林,市委副书记、代理市长孙述涛,市委常委、宣传部部长杨峰,市委常委、秘书长蒋晓光,市人大常委会副主任、市总工会主席孙积港,副市长孙斌,市政协副主席李继民出席颁奖盛典。

中国银行陕西榆林一支行副行长因索贿被实名举报

榆林市纪律检查委员会、中国银行榆林支行纪委: 我叫闫彩霞,系横山县航宇汽车销售服务有限责任公司法定代表人。身份证号:612724196902210106。现在我向上级纪检监察部门实名举报,中国银行榆林市建榆北路支行副行长樊成玉索贿受贿犯罪的违法事实。

陕西宜川:运输局修路占厂 赔偿“标准不一”遭质疑

近日,宜川龙头寺砖厂负责人向媒体实名举报,称他们辛苦经营十几年的企业,因宜川242绕城过境线柳树村段修路,刚好从砖厂穿过,导致砖厂没有生存下去的可能。但对于对他们企业所造成的损失,负责此次路段的宜川县交通运输局及砖厂所属的丹州镇政府,没有给企业任何征迁安置的说法。