75亿BOT项目一波三折 黄渭高速命运多舛

时间:2018年3月28日 9:37:42 来源:丝路资讯网

核心提示: 2017年4月10日,渭南市人民政府一纸公告,以投资方资金不足为由,单方宣布终止陕西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取得并已经实施投资建设的黄渭高速(G65E榆蓝高速白水至蒲城段 )BOT项目《特许经营合同》约定的特许经营权及投资建设权。

  2017年4月10日,渭南市人民政府一纸公告,以投资方资金不足为由,单方宣布终止陕西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取得并已经实施投资建设的黄渭高速(G65E榆蓝高速白水至蒲城段 )BOT项目《特许经营合同》约定的特许经营权及投资建设权。

  2017年9月22日,渭南市交通运输局作为招标人就该BOT项目进行重新招标,中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和新余铁建广融投资组成的联合体于2017年10月13日中标。

  项目易主,标志着陕西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不但丢失了项目还成了众矢之的!尚欠工程款无法结算,十几亿元的投资一夜之间成了飘萍,既是双方签署的合同就是双方共同约定事项,渭南市政府单方终止合同本身就属违法,而且直到现在没有人出来为善后问题负责,没有人来商讨终止合同条款,该怎么终止,如何评估、清算已经投入的建设资金和建设工程、 该由谁来付款?等等诸多遗留问题没有下文导致索要工程款上访事件频发。

  当初,渭南市政府因资金不足而招商引资,企业入驻投资地方建设,本应是好事。可自去年至今渭南市政府及渭南市交通运输局种种做法,或真如多位知情者及参与项目参与建设者所说:渭南市政府根本就是“过河拆桥、杀鸡取卵”.

  2017年末,多家网曝《75亿陕西高速公路工程中标者竟是不足20平的小店》;《蒲城白水百姓好无奈:蒲白黄高速公路一波三折,省道在尧山还设个收费站》等。而这一切,追踪溯源,绕不开黄渭高速公路项目的前世今生,以及项目背后风云变换的人为诡谲!

  黄蒲高速公路项目的前世今生

  据了解,国家高速公路榆蓝线(G65E)陕西境黄龙至蒲城公路BOT项目,是国家重点工程,该路线北起黄龙县以南的安善村,与“十三五”即将开工建设的延长至黄龙高速公路相接,路线南至蒲城县以东的转弯村,与已经建成的蒲城至渭南高速公路相连。项目途径黄龙、白水、蒲城三县。蒲白黄高速公路项目是G65E榆林至蓝田公路的重要组成部分,路线全长81.145公里,工程投资总额约为75亿。该项目采用BOT模式进行自主筹资、建设、运营。

  2012年11月底,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在蒲白黄高速公路项目工程招标中成功中标。2013年7月5日,陕西省白水县人民政府与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签订《黄渭线黄龙至蒲城段公路BOT项目投资合同书》(简称《投资合同书》),双方按照投标书、陕西省政府复函、中标书以及各会议纪要所承诺的条件建设上述项目,工期4年,并就违约责任做出约定。

  此后,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陕西鑫昱置业公司组及自然人左海清共同出资,设立陕西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蒲白黄高速公司),该公司实际投资人为刘云。

  同年12月5日,蒲白黄高速公司与渭南市人民政府签订了《黄渭高速白水至蒲城段高速公路BOT特许经营权合同》(简称《特许经营权合同》)。

  政府恶意侵占、截留

  根据《投资合同书》显示,该项目资金由企业自筹、银行贷款、国家补助三部分组成,其中投资总额中,企业自筹35.54%作为项目资本金,64.46%的项目资金通过银行贷款和国家补助解决。

  项目投入施工后,蒲白黄高速公司就开始组织申请银行贷款。2015年10月22日,蒲白黄高速公司向陕西省发改委报送“专项基金申请”获批。

  2015年11月27日,国家开发银行批复的8.75亿专项建设资金全部到位。该专项建设基金的性质和用途为:国家贴息提供的专项贷款,专项用于该工程建设项目,由BOT项目公司将该专项建设基金以项目资本金的方式投入到该工程中。按照国家发展基金的相关约定,8.75亿专项基金付至渭南城市投资集团有限公司的账户,为确保专款专用,该资金受渭南市人民政府国有资产监督管理委员会监督管理。

  然而,自从收到这笔资金以后,项目建设之路反而阻碍重重,蒲白黄高速公司申请的8.75亿专项资金成为职能部门及各方争夺私利的筹码。事情也开始变的复杂、麻烦和诡异。

  早在项目资金到位之前一周(2015年11月20日),渭南市交通局一纸“停工令”让项目建设再陷泥潭。在蒲白黄高速公司投入数亿元后,其相关配套融资困难,项目公司考虑到资金成本问题,便多次申请拨付使用该专项资金,可主管领导却各种理由,一直推托,迟迟不予以批复,导致建设资金青黄不接。

  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项目负责人说,资金到帐不久后,市政府领导吴莽成、交通局领导陈春明等竟认为该8.75亿是国家拨付给渭南市政府的,属于财政资金,并在吴莽成的授意下,资金又从渭南市城市投资集团公司的账户上转入渭南市交通局账户上,而本该是用于项目建设的专项资金却一分钱都没有投放到项目建设当中。

  2016年11月9日,在渭南市交通局给渭南市政府的专项基金使用流程请示(渭交字【2016】161号)文件中显示:8.75亿已转入渭南市交通局账户,按照国家开发银行陕西分行的要求,该笔基金只能直接转入项目公司账户,不能再经其它账户周转。为此,交通局又将这笔基金转入新组建的陕西渭黄公路建设有限责任公司账户。

  新组建的渭黄公路建设有限公司(与交通局关系)并非该笔专项基金申请人,也不是该项目的建设主体,而吴莽成、陈春明等领导利用职务之便干涉专项基金的合法使用,并一再转挪资金,擅自截留、占用,并改变资金用途,违背国家关于专项建设基金的管理规定。使国家贴息的重要建设基金成了渭南市政府的理财工具,在银行产生利息收益,动机已昭然若揭。

  项目被暗箱操作指定总承包

  在项目施工过程中,投资方几次遭遇施工方的无端阻挠。需要特别提示的是工程施工总承包中核西北建设集团的来历与背景。

  蒲白黄高速公路公司有关负责人陈述了一个事实,就《投资合同》签订不久后,项目公司准备进行施工承包招标,而渭南市主管交通的副市长吴莽成、市交通局局长陈春明却越过正常程序,明确指定由中核西北建设集团来施工。然而,在做资格审查时蒲白黄高速公司发现,中核西北建设集团不仅存在信誉不良记录,而且其施工资质也不够。项目负责人当即将这一情况反馈给主管领导,却不想吴莽成、陈春明一意孤行,执意坚持由中核西北建设集团来做施工总承包。介于主管部门政府层面的压力,为了项目的顺利进行,2014年3月14日,蒲白黄高速公司与中核西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白水至蒲城段施工总承包合同。

  在该专项基金到帐后,吴莽成、陈春明还曾约谈项目投资人刘云,表示让其退出该BOT项目,将该项目全部移交给一期工程施工总承包单位中核西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并由中核公司完成项目的建设、管理、运营和移交等全部的BOT合同内容。如此一来,等于施工单位成了项目建设主体,这是直接违反BOT协议的行为,也违反工程管理的法律法规。

  遭到拒绝后,吴莽成、陈春明多次施压,以各种理由连续发文要求停工,威胁解除合同,阻碍施工建设。

  作为施工单位的中核西北建设集团,在工程款项完全支付的情况下,工地完全具备施工条件且正在施工,没有不可抗力阻碍施工时,擅自停工。且依仗相关领导的庇护,拒不服从管理,随意更换项目负责人和关键岗位人员,停工怠工,经常违约。为此,蒲白黄高速公司曾要求其整改甚至依规依约换人、退场,但其有恃无恐,擅自停工却霸占施工场地一年有余,导致该工程一度陷入了谁也干不了的困境。

  随后,吴莽成、陈春明以资金不到位、进度缓慢等理由,人为叫停施工,逼迫蒲白黄高速公司退场。

  一个怠工、一个断粮,在相关领导授意与其指定的施工单位联手挤兑下,项目开工建设遥遥无期,蒲白黄高速公司前途渺茫。

  渭南交通局单方解约违反合同

  2017年9月11日,渭南市交通局印发《蒲城至黄龙高速公路项目建设情况通报》,该通报中指出:终止蒲白黄公司BOT特许经营合同,妥善处理项目移交处置及恢复项目工程建设工作存在的问题,并对此作出相关工作安排,要求尽快完成原合同终止协议。

  9月22日,渭南市交通局作为招标人又重新发布了招标公告。公告称:因原投资人原因,渭南市人民政府和白水县人民政府已依法终止与原投资人相关协议和合同。

  然而,蒲白黄高速公司方面表示,渭南市交通局至今都未安排其签订合同终止协议,也从未安排过签订三方合作意向协议,对于合同解除后的相关事宜也从未作任何妥善处理。

  依据蒲白黄公司与渭南市人民政府签订的《黄渭高速白水至浦城段公路BOT项目特许经营合同书》(简称特许经营合同书)第十章“协调和争议的解决”第26条约定:履行合同过程中产生任何争议,应有项目协调委员会进行协商解决,项目委员会会在30日内无法协商解决的情况下应提交仲裁解决。并且,在争议期间,不影响合同的继续履行。

  按照上述约定渭南市政府解除上述合同,并未经过项目协调委员会,也未提交仲裁委员会仲裁,属于单方解除合同,系违法行为。

  因此,该单方解约行为系违法解约,应属无效。

  交通局违法招标 空壳公司中标

  在单方解约但未达成解约的情况下,渭南市交通局重新组织的招标行为本身就是违法行为。而该次中标者的联合体竟然是个不合情、不合理、不合招标公告要求、更不合法的不折不扣的“空壳、皮包公司”。

  2017年10月,中国铁建(01186)发布公告:下属公司中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与新余铁建广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组成联合体中标,国家高速公路榆蓝线(G65E)陕西境黄龙至蒲城公路BOT项目。项目投资估算总额为75.36亿元,中标收费期30年,建设期36个月。

  按照国家高速公路榆蓝线(G65E)陕西境黄龙至蒲城公路BOT项目投资人招标公告,第三项第3条第1款对于投标人主体资格的要求规定:投标人在过去三年内应没有严重的违约或不良行为。

  然而,中标者中铁二十局集团公司在2017年9月11日,被河南省内乡县人民法院依法执行【2017豫1325执878号】,被列入失信被执行人名单,不具备投标资格。

  更为严重的是引进的联合体新余铁建广融投资作为投资主体,是一家2017年8月25日才注册不久的空壳企业,项目建设资本难有保障。

  中国铁建(01186)发布的公告中还指出:项目采用BOT(建设、运营、移交)+施工总承包模式。政府方与社会投资人共同组建SPV公司,由SPV公司负责该项目的融资、建设、采购、运营、维护、管理等全过程工作内容。项目资本金为总投资额的25%,即18.84亿元,由政府方和社会资本方按照46.44%:53.56%的比例认缴,即政府资本出资8.75亿元;社会资本方出资10.09亿元,社会资本方由中铁二十局集团有限公司、新余铁建广融投资合伙企业(有限合伙)2家单位组成联合体。

  值得注意的是,渭南市有公告明确指出8.75亿元为政府资本。而事实上这8.75亿元乃是国家开发银行贷的专项基金。渭南市政府竟然偷梁换柱,将其改为财政资本。

  不仅如此,中铁二十局代表人李选利在项目正式开标前就曾多次与招标人渭南市交通局党起善及其他利害关系人多次会面交谈,并声称本次招标就是政府为其单位“量身定做”。

  对此乱象,蒲白黄高速公司投资人刘云无奈的摇摇头,叹了口气说:“一波三折,命运多舛,这就是我们这民营企业真实写照,政府这样做事,心寒至极!不知道天下还有没有王法?”(毛毛 宇林)

  蒲白黄高速项目大事记:

  2012年10月,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与陕西鑫昱置业公司组成联合体,参与省级高速公路蒲白洛黄段工程投标。

  2012年11月29日,省级高速公路蒲白洛黄段工程建设指挥部向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送达《中标通知书》: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中标蒲白洛黄段工程项目。

  2013年7月5日,陕西省白水县人民政府与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签订《黄渭线黄龙至蒲城段公路BOT项目投资合同书》,双方约定按照投标书、陕西省政府复函、中标书以及各会议纪要所承诺的条件建设上述项目。

  2013年10月15日,吉林省长城路桥建工有限责任公司出资设立陕西蒲白黄高速公路建设管理有限责任公司(以下简称蒲白黄高速公司)。

  2013年12月5日,蒲白黄高速公司与渭南市人民政府签订了《黄渭高速白水至蒲城段高速公路BOT特许经营权合同》。

  2014年3月14日,蒲白黄高速公司与中核西北建设集团有限公司签订了白水至蒲城段施工总承包合同。

  截至2015年9月底,蒲白黄高速公司投入资金约16.2亿元,白水境内的12公里路基基本成型。

  2015年10月22日,蒲白黄高速公司向陕西省发改委报送“专项基金申请”。

  2015年11月27日,国家专项建设基金8.75亿全部到位。该专项建设基金的性质和用途为:国家贴息提供的专项贷款,专项用于该工程建设项目。

  2017年9月22日,渭南市交通局作为招标人就黄龙至蒲城段公路BOT项目进行重新招标,招标公告称:因原投资人原因,渭南市人民政府和白水县人民政府已依法终止与原投资人相关协议和合同。

  来源:丝路资讯网





编辑:Linda

相关新闻

智冠集团智惠易购金字塔营销疑似传销陷阱

陕西智冠集团位于西安市曲江新区,该集团旗下的智慧易购平台所谓的三折买房六折买车,其实就是消费贷款,其根本就是拿着客户的身份证去小额贷款公司或者银行进行抵押贷款,客户虽然支付了百分之六十的车款或者百分之三十房款,但是名下却有数额不等的贷款。

陕西商南出现企业和个人财产被蚕食 个别领导疑是幕后推手

商南, 属于陕南山区贫困县,当地工业基础相对薄弱,财税困乏,经济落后,教育相对闭塞。 该县龙头民营企业豪迪集团,2015年由于原董事长溘然长逝,群龙无首,出现短暂的管理混乱,如此荒废极为可惜。

陕西省高新技术企业快速发展 主要经济指标增长20%以上

据科技部有关统计数据显示,2017年我省高新技术企业实现快速发展。主要表现在:高新技术企业数量快速增加,创新投入多、产出高。截至2017年底,全省共有高新技术企业2209家,比上年增长20.78%,是2013年以来增长最快的一年。

咸阳机场开通西安-银川全货运航线 宁夏羊肉坐飞机入陕

7月10日,咸阳机场西安-银川全货运航线正式开通。该航线由圆通航空B737机型执飞,每周4班,预计全年拉动货邮吞吐量超过2000吨。

“大件快递 大有可为” 德邦2018战略发布会隆重举行 德邦以大件快递3-60kg全新定义大件快递服务

2018年7月2日,“大件快递 大有可为”德邦2018战略发布会在北京水立方璀璨开启,德邦物流正式宣布更名为德邦快递,以全新服务开启大件快递新篇章。同时,德邦更名后重磅推出了行业内第一款真正意义的大件快递产品——大件快递3-60kg,并将以极具竞争力的产品组合和优质服务全新定义大件快递服务。