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洋县:刑事案件当事人竟成村干部候选人

时间:2018年4月13日 18:32:14 来源:西安商报

核心提示: 近日,洋县戚氏街道办五郎庙社区选举候选人榜单公示后在当地引起一片哗然,村民纷纷质疑政府部门竟能如此“袒护”一曾经因强奸罪获刑的村民张红光成村干部候选人。

    

    近日,洋县戚氏街道办五郎庙社区选举候选人榜单公示后在当地引起一片哗然,村民纷纷质疑政府部门竟能如此“袒护”一曾经因强奸罪获刑的村民张红光成村干部候选人。

    村民反映称五郎庙社区候选人张红光早在1997年曾经因强奸罪被洋县人民法院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当时并未因此对其造成影响,在刑满释放后两年当选五郎庙村书记,2014年又因挪用四百余万移民搬迁资金被留党察看一年并停止工作,在张红光任职期间,又连续十年多次收取该村一企业“保护费”达四十多万元之多,如此劣迹斑斑的人如何成为社区候选人?接到反映后,本网来到洋县相关部门进行进一步核实。

    

    群众举报:劣迹斑斑,强奸罪获刑还能成村干部候选人?
    4月13日上午,本网在洋县见到了反映人陈某,据其提供的材料称“1997年张红光因犯强奸罪被判处有期徒刑三年,刑满释放后张红光在2001年至2014年曾经当选为五郎庙村书记,在任职十余年期间张红光多次到该村一家砖厂索要:“保护费”,从最初第一年的一万到第二年两万再到第三年直接涨到五万,一直收取了十年,收取“保护费”数额多达四十多万元。2007年因为该砖厂资金出现问题,砖厂负责人提出晚给几天,结果张红光开车将砖厂进出道路用车堵死,强行索要“保护费”。2014年媒体报道洋县五郎庙社区移民搬迁问题,经过相关部门调查,张红光挪用扶贫资金四百余万,最终被撤销社区职务,并被处以党内严重警告处分。而在今年的选举中,张红光再次成为社区干部候选人,真是令人费解。”
    本网调查:
    法院在“换届选举人预备人选征求意见表”标注获刑说明
    4月13日中午,本网拿到了一份“洋县村两委换届选举人预备人选征求意见表”,该意见表上包括洋县信访局、环保局以及戚氏街道办纪委、国土所等八个部门都盖上了自己的公章。本网注意到,洋县法院专门标注了“张红光曾于1997年因强奸罪获有期徒刑3年,判决文号(1997)第82号.......其他四人无意见”等字样。

    采访中,本网注意到《中国共产党纪律处分条例》第三十三条明文规定“?第三十三条 党员犯罪,有下列情形之一的,应当给予开除党籍处分:(一)因故意犯罪被依法判处刑法规定的主刑(含宣告缓刑)的;(二)被单处或者附加剥夺政治权利的;?(三)因过失犯罪,被依法判处三年以上(不含三年)有期徒刑的。因过失犯罪被判处三年以下(含三年)有期徒刑或者被判处管制、拘役的,一般应当开除党籍。对于个别可以不开除党籍的,应当对照处分党员批准权限的规定,再报请上一级党组织批准。”

    

    洋县选举办称:还不了解张红光违规违纪情况  
    13日上午,本网来到洋县换届选举办,了解选举流程,选举办一位姓封的工作人员称:五郎庙社区选举采用“两推一选”模式,由群众推荐后再由戚氏街道办事处推荐后,村支部开会审定公示五日后,召开党员大会,选举支部委员,支部委员选举过后,再次召开支部委员第一次会议选举产生党支部书记,选举结果再需要公示五日,并且报告戚氏街道办党委审核,戚氏街道办再发批复文件,以最后所发批复文件认可或否定是否任职。当本网问及张红光存在收取“保护费”及相关违规违纪情况是否有选举资格时,该选举办工作人员称,张红光确实是五郎庙社区选举候选人,至于收“保护费”和相关违规违纪情况,由于自己是新来的,具体的情况也说不清,会立即将反应的情况上报给领导。
    4月13日本网多次联系洋县县委胡书记和戚氏街道办杜书记均未回复。
    针对此事,本网将持续跟踪报道。(记者 王三周 陶陶 王文姣)
编辑:Delia

相关新闻

单氏寻根杨家村 捐资助学献爱心

近日,宝鸡眉县常兴镇杨家村举行单公文化研究会助学金发放仪式。来自北京单公文化研究会秘书长单恒伟,为杨家村今年考入高等院校的13名大学生,每人发放助学金5000元,共计65000元。

陕西省宝鸡市眉县被授予“四好农村路全国示范县”荣誉称号

近日,从“四好农村路”管理现场会上传来消息:宝鸡眉县被交通运输部、农业农村部、国务院扶贫办授予2018年“四好农村路全国示范县”荣誉称号。

宝塔分局“夏秋攻坚战”行动再破系列砸车玻璃盗窃案

8月下旬以来,延安市公安局宝塔分局陆续接到多起砸车玻璃盗窃车内财物案件,分局党委为此高度重视,要求刑警大队务必于近期予以破案。

榆林市严厉打击网络造谣传谣 约谈56家微博微信公众号负责人

近期,榆林市县两级网信、公安部门联动配合,先后对全市56家微博、微信公众号负责人进行约谈。

小区内托管班“疯长”隐患多 开设门槛低监管是空白

颖园小区内的托管班成了灾,给居民上下楼造成严重不便。更重要的是,密集的托管班极大消耗着楼内电梯寿命,孩子扎堆的高层也暴露出消防安全等诸多隐患。记者走访发现,托管班的开设门槛很低,不但缺乏行业准入标准,且处于监管盲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