宝鸡金台区法院判决为何难阻非法施工?

时间:2018年4月28日 10:14:47 来源:各界导报-各界新闻网

核心提示: 陕西佳恒房地产公司土地遭遇东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强行施工,宝鸡市、金台区两级法院判决停止土地权侵害、恢复原状。时至今日,施工却依然如故。法院判决难道成了一纸空文?
  ■施工人员:“24小时施工,要赶在年底前交工。”

  ■法院称:“你觉得停止施工、恢复原状可能不可能、现实不现实?”

  陕西佳恒房地产公司土地遭遇东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强行施工,宝鸡市、金台区两级法院判决停止土地权侵害、恢复原状。时至今日,施工却依然如故。法院判决难道成了一纸空文?

  “24小时施工,要赶在年底前交工”

  佳恒公司多次向记者表示,从2016年9月开始,东岭地产在未与佳恒公司签订土地转让合同、未支付任何费用的情况下,在佳恒公司的土地上强行施工。

  其后,佳恒公司向金台区法院提起诉讼,请求法院制止违法占地、强行施工行为。金台区法院于2017年4月作出一审判决,判令中建三局集团有限公司西北分公司、陕西东岭房地产开发有限公司停止土地权侵害,并恢复原状。东岭地产不服判决,提起上诉。同年9月,宝鸡市中院作出维持原判的终审判决。

  同年10月30日,宝鸡市金台区法院根据佳恒公司强制执行申请,下发《执行通知书》。

  如今,强制执行已近半年,记者却在佳恒公司所属土地上看到一边五层高楼拔地而起,一边工人们正在忙碌着打地基。一名工地施工人员冒着轰鸣的机器声说:“最近我们不分昼夜24小时施工,要赶在年底前交工。”

  “客观来说,恢复原状已不可能了”

  法院判决停止土地权侵害并恢复原状,为何施工仍如火如荼?

  带着这样的疑问,4月25日,记者再次采访了金台区法院分管案件执行的李副院长。他说,去年10月30日区法院下发《执行通知书》,并找东岭地产协调执行,此后东岭地产停止施工。没过多久,土地恢复原状还没有眉目,东岭地产又开始施工。

  李副院长说,鉴于这种情形,今年3月5日,金台区法院又下发了《限期履行执行通知书》,要求东岭房地产履行判决。

  当记者问及《执行通知书》下发已近半年,法院为何没有采取罚款、查封现场、行政拘留等强制执行措施时,李副院长说,在被执行方不配合法院强制执行的情况下,可以采取这些措施,但在《限期履行执行通知书》下发后,佳恒公司又同意通过补偿解决问题,因此强制措施就没有施行。

  “你们到现场也看到了,你觉得停止施工、恢复原状可能不可能、现实不现实?”李副院长说,“客观来说,恢复原状已不可能了。”

  为促成事情解决,金台区法院在给佳恒公司做调解工作时表示,“新东岭城市综合体”是市上重点项目,补偿才是解决问题之道。“我们告诉佳恒公司,正因为有法院的判决书,谈判补偿才有力度。”李副院长说。

  当记者询问能否查看法院下发的《执行通知书》《限期履行执行通知书》时,他表示调取案卷需要到政工科履行相关手续,经过审批才行。

  “没有经过法院审判以前,有什么问题政府可以协调”

  4月26日,记者到宝鸡市政府办公室综合一科联系采访市长了解相关情况时,工作人员表示市长正在参加市上活动。他还表示,市长掌管全市,不可能具体管到每一件事情。“没有经过法院审判以前,有什么问题政府可以协调,一旦法院判决了,就要听法院的。”

  随后,工作人员联系了相关部门。该部门工作人员在电话中对记者说,如果法院执行到位,事情就不会发展到如今的程度了。

  对此,媒体将继续关注。来源:各界导报-各界新闻网( 记者 吴军礼 )




编辑:Linda

相关新闻

警民共建一家亲 英烈捐助显真情

7月20日上午,眉县公安局召开座谈会。副县长、公安局党委书记、局长李晓峰参加会议,爱心企业代表、各室、所、队负责人参加了座谈会,会议由局党委副书记、政委海啸主持。

西安设置“左转道”惹市民吐槽 交警:改造只是第一步

最近,西安交警为了缓解交通拥堵,在市区许多交叉路口设置了左转专用道和左转红绿灯,这种更加“精细化”的管理看似科学,但结果却并不让人满意。很多市民反映,自从有了这种设置,堵车更加严重了,甚至原来不堵车的地方现在也开始堵车。这是怎么回事儿呢?我们一起来看记者的调查。

男子酒后辱警袭警 阻碍公安民警依法执行公务被拘留

宝鸡一公司职员酒后不听劝导,借着酒劲对民警极尽侮辱,并挥拳袭击执勤民警。该男子因阻碍民警执行公务被依法行政拘留并处罚款。

上路执勤更规范 陕西104名路政人员当考生现场PK

7月20日,陕西高速集团举行路政岗位练兵知识竞赛,来自陕西高速集团13个运营公司的104名路政人员先后参加了笔试,经过角逐,27名路政人员最终脱颖而出。

武功县:口头流转万亩耕地尽显官商微妙关系

近日,武功县武功镇有群众反映:2015年开始,他们村基本上都不用种地了,每年经由惠农卡可获每亩1000元的租赁费。但是,三年来从来没有见过文字东西,不知道自家耕地到底租出去多少年,也不知道租地的商户实际掏了多少钱,这年头人工价物价什么都是上涨趋势,他们的地价到底是怎样一种说法没有人能知道。村民承包耕地经营自主权是不是被人变相剥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