陕西商南出现企业和个人财产被蚕食 个别领导疑是幕后推手

时间:2018年7月11日 15:22:45 来源:中国发展西部网

核心提示: 商南, 属于陕南山区贫困县,当地工业基础相对薄弱,财税困乏,经济落后,教育相对闭塞。 该县龙头民营企业豪迪集团,2015年由于原董事长溘然长逝,群龙无首,出现短暂的管理混乱,如此荒废极为可惜。

  一,新豪迪集团负责人的心声

  商南, 属于陕南山区贫困县,当地工业基础相对薄弱,财税困乏,经济落后,教育相对闭塞。 该县龙头民营企业豪迪集团,2015年由于原董事长溘然长逝,群龙无首,出现短暂的管理混乱,如此荒废极为可惜。西安创业的商南籍年轻企业家王总于2016年2月19日通过股权回购,合法收购了豪迪集团。然而,他却万万不曾料到,自己掉入了一个当地司法腐败所带来的深坑,不仅受伤累累,而且三年来身心受尽折磨,远非外人所能体会。王总强烈呼吁,保护企业家合法权利,关注民营企业面临的困境,希望能够引起上级领导的重视。

  在收购豪迪集团之后的头两年,王总在股权清算,职工维稳,清偿债务,环保投资,稳定市场五个方面作出切实努力,个人履约信用,政府和社会人士有案可查,有目共赌。收购之初已筹集资金收购了员工持有的31%股份,解除了职工股东的后顾之忧,并落实提高员工工资,使员工的收入人均月净增几百元。同时,为了确保原国有企业职工的后顾之忧,上门慰问困难职工与退休劳模,为其支付了医保外个人负担的数万元医疗费用。 另外想法恢复钒业生产,经过技术升级改造,于2017年3月重新点火生产,偿还拖欠中国农业发展银行商南支行、工商银行丹凤支行、长安银行商洛支行贷款利息400万元,并在企业极其困难的情况下,加大科技创新投入,聘请国家千人计划青年人才和专家教授,集中攻关,突破了全钒液流储能电池的几大关键技术;与中国钒用量第一大户——大连博融新材料有限公司达成合作协议;与中国造币总公司上海油墨公司签订了长期供货合同。就在企业逐渐走向正常运营,正准备扬帆远航之时,一连串不公的打击不期而至,接踵而来,让王总返乡创业之心备受伤害,深感悲愤。

  首先是银行起诉。基于3月中旬,商洛市金融办组织三家贷款银行召开会议,要求新集团把所欠利息还清,银行同意为新集团做贷款展期。新集团按照会议要求,于2016年3月底,四处筹措资金还清了所欠银行的所有利息。原计划通过经营收入还清原董事长遗留债务,然而2016年4月18日,农发行首先起诉了新集团,其它银行也陆续向新集团提起了追还贷款诉讼。新集团总资产5亿多元,尚不包括矿产资源保有价值,公司资产远远大于债务,且公司正常运转,有能力并且也愿意分步骤偿还所有债务。银行如此急于低值拍卖,无疑相当于杀鸡取卵,将处于腾飞初期的集团运营扼杀在起跑线上。

  紧接着是原董事长转包的滑坡体治理的工程承包方对工程款未付的诉讼。针对前任董事长遗留的债务诉讼,新集团没有异议,并愿意偿还债务,但是2017年5月17日,商南县人民法院不对被告陕西商南豪迪油脂有限公司的桐油、树脂、松香产品进行查封,而将新集团另一子公司商南豪迪钒业有限公司的原材料及产品予以查封,商南县电力局对钒业公司停电,直接导致企业停产,公司每天经济损失在20万元以上。再接着是肆意妄为违规违纪的资产评估和利益输送的司法拍卖。公司名下四宗标的土地价值均被严重低估,如拍卖成功,将直接损失一亿七千四百万元。更令新集团公司气愤的是,当地法院所委托的商洛华泰资产评估公司出具的这份评估报告上,资产评估师王金萍本人是商洛工程勘探设计规划单位领导,其签名不是本人,评估报告上图片也非执行单位。华泰资产评估公司在职资产评估师赵月成,同时为商洛财政局基建办在职员工。 华泰公司所出具的这份评估报告明显存在不少违纪违规甚至违法问题,不知为何以作为司法拍卖依据并已执行。另外据商南商界不少人士反映,不仅是豪迪集团本身所涉及的六份评估报告全部由商洛华泰公司出具,而且在商洛多起资产评估中,举凡牵扯到法院对于执行对象的资产评估,商洛华泰公司总会“及时”出现,并且华泰公司的评估一经出具,价位极低,当地法院即就很快进入执行阶段,似有利益输送的嫌疑。显而易见,当地司法肆意妄为恶意评估已严重侵害了公司产权权益,极大程度破坏了创业公司的正常生产运营,使得本应轻装上阵挂帆远航的新集团负重前行,步伐滞后。

  企业虽有重重困难,并不求人理解,前行者总是孤独的。公司管理层继续带领创业公司砥砺前行。李克强总理在2018年初政府工作报告中,明确提出认真解决“民营企业反映的突出问题,坚决破除各种隐性壁垒”。并着重强调“落实对企业产权保护制度,对各种针对企业的产权侵权行为要依法严肃处理,对产权纠纷申诉案件要依法甄别纠正”; 习近平总书记在党的十九大报告上提出,各级政府应当 “激发和保护企业家精神,鼓励更多社会主体投身创新创业”。中央支持创业的政策让民营企业备受鼓舞。

  经过反复市场调研,豪迪集团新的领导班子有能力也有信心在3到5年内,实现创建年产值超三十亿元上市企业的目标。只要当地政府协调相关各方转换思路,增强利益共同体意识,开阔心胸开放合作,协同共进化解矛盾,集团的明天一定是柳暗花明。目前公司已引进国家千人计划高新人才,依托中科院大连化物所,对钒电池研究获重大突破,计划新增年产五氧化二钒1500吨生产线,建设年产10000立方全钒液储能电池溶液,两项目共可实现年产值10亿;生产生物质成型燃料,可解决商南及周边县香菇种植户全部废弃的菌棒,减少环境污染,提高废物利用,发展循环经济;利用生产橄榄砂的废弃矿粉,生产新型防火耐压门内芯板, 减少环境污染;已派专员数次考察落实驴养殖项目,集团已正式立项,力争引领全县两万贫困人口一次全部脱贫。这些项目,足可补充当地财税保证数千人就业,并取得巨大环保效益。

  当然,公司的问题必须在前进中化解,当前豪迪集团的发展战略黄金机遇期,其中镁产业有望创造千亿产业的镁产业基地,可将商南县打造成名副其实的国际镁都。如果地方政府能够真正做到权为民所用,情为民所系,利为民所谋,严格根据商洛市政府办公会议纪要精神和银监局要求,协调好银行放弃零和博弈思维,转换思路放水养鱼,做好续贷还贷款,暂缓还贷诉讼,盘活封存资产,确定纠纷产权权属,切实保护创新型企业产权利益,则一定会实现银行资金安全、企业发展飞跃,社会就业激增,县域财税增收的四方多赢局面。 这是功在当代,利在千秋的实业振兴之举,更是地方政府落实中央双创精神的责无旁贷的义务。然而耽误了振兴实业实现数十亿甚至千亿产值的黄金时机,对贫困山区而言,则是耽误了整整一代人的前途。人生短短数十年,惟心贫不可医,新集团公司为家乡手握公权个别官员的麻木和不作为感到疾首痛心。希望上级领导关注并挽救一个务实创新的企业,也必将利于商南数十万百姓之福祉。

  二,赵川派出所关于《商南县豪迪集团反映偷矿的情况说明》。

  2018年4月30日16时13分,派出所接到商南县豪迪集团经理助理杨玉军(男,身份证号:422623197310223015)电话报警称有人在其矿山上偷矿,请求公安机关查处。接到报警后,民警出警到达现场后经调查:反映偷矿的地点是赵川镇腰岭村水井湾组一个叫猴树沟的山上,山主为吴兴华(有林权证)。 2018年4月份,魏家台大柴沟钒矿生产负责人李忠文(男、身份证号码:411282197409255514)找到商南县天泰有限公司负责人,李忠文称想拉2000吨煤矸石,经天泰公司同意后,李忠文请来挖掘机和两辆奥龙车到猴树沟拉矿,先后共拉10多车煤矸石,但此矿山几年前天泰公司将猴树沟的山林权抵押给商南县豪迪公司,同时豪迪公司当时借款300万元给天泰公司,目前天泰公司未偿还借款,4月30日采矿随被豪迪集团阻止,双方存在有纠纷问题。目前纠纷问题正在化解中。

  很明显,豪迪集团有相应的书面证据可以说明,天泰公司的矿是抵押给豪迪集团的,就在公司报案并向有关政府职能部门反应后,偷矿的行为被大事化小小事化了。因为,有迹象显示,商南县原政法委书记,现任政府副县长的张姓领导,出面给有关方面打招呼,让明显的偷矿行为不了了之。有关职能部门碍于县政府领导的权势只好被动不作为。

  三,陈列英网上实名反映商南县法院执行局局长胡作非为。

  陈烈反眏说,2015年6月因生意资金紧张,向商南县邓力的民间贷款公司借贷款项100万元周转,并用他在2012年从县政府挂拍的方式购买原值201.18万元商业房产作抵押。2015年9月借贷时限到期,因未及时还款,邓力通过他的保护伞商南县法院执行局局长马峰,利用职权,干预司法公正,暗中授意,暗箱操作,强行将陈列英抵押的商业房产查封扣押,并利用手段,玩着花样变成邓力财产。院长赵艺明知马锋长期为所欲为、违反乱纪,却趋于马锋势力,纵容包庇,不能履行主体责任。

  邓力利用马峰暗箱操作,在陈列英不知晓的情况下,2016年马峰安排商洛华泰资产评估公司进行评估,且评估公司未查看任何房产资料,评估依据不全的情况下,违法操作,恶意压低房价,将抵押给邓力的201.18万元(政府拍卖价)本人另已装修并辅助设施齐全的商业房产,实际已大幅度升值价值约300余万元左右(老百姓都知道商南县东畈小区正门口商业房全部大幅升值),有意低估成150万元。陈列英申请重新评估,在马峰操作下,未让任何第二家评估公司进行评估,却只是让原商洛华泰资产评估公司出具一个答复意见了事,违反司法程序。并很快私自制造假裁定书(裁定书上落款的审判人员皆说未参与该起诉讼的审判过程或不知情该事),然后自己又派人执行,将裁判和执行职能一人兼施,利用职权强行将陈列英的房产执行给邓力。

  只因向邓力借款100万元资金使用3个月,造成陈列英价值300余万元商业房产执行给邓力抵贷款,并本息核算后还要另外付给邓力16万元欠款,背后皆有保护伞马峰进行操作。

  陈列英被逼得无路可走,就实名反映马蜂的事情。马峰虽为国家公职人员,但是马峰在职期间胡作非为,干着各种违法乱纪的丑恶勾当。

  1、马峰在执行局任局长违反组织纪律和政治纪律,不服从组织领导,曾经是前任领导的专职司机,违反组织人事纪律,私改档案,在前任领导离任违规前转为干部身份;并在商南法院为所欲为,拉拢树立自己实力,其本人不具有人大法律授权审判资格,本是执行局局长,在院长赵艺的包庇纵容下,却操纵掌控着审判业务,并常常私自冒用审判员的名字,私自出具裁定书,操纵商南司法裁定公正性。

  2、马峰在执行局私设小金库,违规将司法执行中收取的各种款项交入执行局私人名字设立的小金库中,一年收入数百万,去向不明,商南法院机关职工皆知晓却无人敢说,并直接我将交的评估费用(现金)贪污。

  3、马峰任职期间乱用职权、越权,出具给我的裁定书,所落款的审判人员名字都是马蜂自己一手操纵的,与审判长和审判员无关。

  4、马峰身为执法人员,和商人结成利益团伙,长期与社会复杂人员勾结,充当黑恶势力保护伞,做着违纪违法事项。商南黑势力邓力,长期非法在社会放贷,在马峰的保护伞下,大量侵占借款人员的财产,有数十起借贷官司,当事人的财产皆被邓力和马锋利益团伙侵占,致使邓力很快成为商南县最大的黑恶势力和富豪,商南群众无不知晓,无人敢惹。

  5、马锋道德败坏,知法犯法,生活腐化。经常在外大吃大喝,接受被告宴请,吃完后去洗浴城洗脚或嫖娼。

  马峰违法乱纪有损国家公务人员形象,做法与行为及其恶劣败坏,对商南社会造成很大的负面影响。举报人恳请各级领导坚决惩处商南县黑恶势力马峰和邓力。

  按说邓力是生意人,缘何如此厉害。这源于邓力和原商南县县委书记,现任商洛市副市长陆邦柱的亲密关系。网上反映说,邓力在陆邦柱担任商南县委书记之际,他所创办的企业和他实际控制的企业从商南县有关部门拿到了几千万元的项目款,皆源于和时任县委书记陆邦柱的不一般的关系。一个现象就可以说明。2013年1月,时任商南县委书记陆邦柱与时任县政府办主任王志军,时任县国土资源局局长刘成刚和邓力,从美国回来乘坐北京至三亚CZ6714航班到三亚考察期间,邓力因费用问题与当地酒店发生纠纷,引起社会不良反响,后由商南县政府出资平息此事。 可见邓力与商南地方一些官员的关系。邓力使用一些既不冒烟、也不交税的虚假项目资料从商南县政府部门套取大额补贴资金。仅2014年就从商南县财政局和商南县移民搬迁安置工作领导小组办公室套取各项补贴资金近2000万元。

  事实依据如下:

  1、2014年1月17日邓力以商南县地方科技创新项目从商南县财政局套取补贴资金41万元 。

  2、2014年1月21日邓力以商南县任家沟村上河组移民小区建设项目从商南县移民搬迁安置领导小组办公室套取补贴资金200万元。

  3、2014年3月17日邓力以商南县工业园密胺环保餐具生产线建设项目从商南县财政局套取补贴资金100万元

  4、2014年3月28日邓力又以商南县工业园密胺环保餐具生产线建设项目从商南县财政局套取补贴资金100万元 。

  5、2014年3月28日邓力以商南县乡镇超市建设项目从商南县财政局套取补贴资金50万元(每年都有)。

  6、2014年1月21日邓力以商南县任家沟村上河组移民小区建设移民搬迁补助款项目从商南县移民搬迁安置领导小组办公室套取补贴资金100万元。

  7、2014年8月27日邓力以中小企业科技发展项目从商南县财政局套取补贴资金80万元。

  8、2014年9月25日邓力以商南县任家沟村上河组移民小区建设项目从商南县移民搬迁安置领导小组办公室套取补贴资金500万元。

  9、2014年10月10日邓力以商南县任家沟村上河组移民小区建设项目从商南县移民搬迁安置领导小组办公室套取补贴资金500万元。

  10、2014年11月25日邓力以商南县试马镇实施蔬菜龙头企业补贴项目从商南县财政局套取补贴资金98万多元。

  四,商南法院对没有法律效力的文书强行执行谁之过?

  难以忍受资产被蚕食的网民在网上发生了,直至商南县法院以及违法占用的企业。商南县刘书锋巧取豪夺陕西省龙头企业商南县豪迪集团所有商南县城关镇琥珀山南侧312国道北侧的土地使用权。土地使用权证号为商国用(2014)第2512号,宗地面积共计13680平方米。刘书锋已经将该地块其中一部分土地已收归其名下,另一部分由于豪迪原董事长范为学病逝后因债务问题被法院查封、拍卖,而刘书锋竟然能在豪迪集团名下被法院查封的土地上盖起了高楼大厦。

  这其中的利益巨大让人无法想象,且该地块在拍卖中流拍,其中原因无非是商南县法院为刘书锋“私人定制”拍卖规则,对于这种违法建筑理应拆除,法院的拍卖公告上还明确告知“该土地使用权中有部分土地被用于移民搬迁小区建设,目前房屋主体已完工,陕西乾锋实业有限公司承建。属于政策性住房,其所占用的部分土地使用权无相关手续”,有了法院的站场,刘书锋可谓是肆无忌惮了,试问各位看客:你买的地上有别人盖好的房子,买到手就要有纠纷扯皮,还买吗?即便法院如此操作,可是人家刘老板还是不领情,依然没有出手,其背后势力可见一斑!!

  试问能在法院查封的土地上动手脚,是否商南县人民法院执行局趟了这趟浑水?是否有贪腐渎职现象出现?试问商南县住建局,这些盖在法院查封地块上的建筑是否属于违法建筑?城建规划部门如何办理的建设许可手续?如果没有办手续,麻烦问问刘总的售楼部又如何将房子当移民安置房卖给群众?住建局是否也趟了这趟浑水,是否有利益输出?就这样的违法建筑在商南县城,这么大的手笔,将自己要卖的商品房盖在别人的土地上,居然没有人管?就这样的违法建筑堂而皇之的摇身一变还成了“商南县人民政府城关街道办2016重点移民安置区工程”。据知情人透漏,刘书锋经常吹嘘自己一夜暴富并与商南县某位常委和主要首长交往火热,在商南黑白通吃,无人敢招惹,这其中的渎职腐败不言而喻?

  商南豪迪集团,因为原法人的突然离世,企业的管理以及债权债务出现一段时间的混乱。商南县个别领导和个别商人互相形成看不见的默契,不顾企业职工的生存现状,欲蚕食企业的资产。商南县法院极力发挥自己的权利,不惜做出一些违纪甚至违法的事情。因为商南豪迪集团是原先多家国有企业改制而成的,省市劳模,所有党员义愤填膺,斥责部分领导以及部分职能部门的胡乱作为。

  五,商洛市法院半夜工作真的很辛苦?

  6月26日,商南豪迪新集团因为企业与合作伙伴出现纷争,合作伙伴从西安等地叫来社会上的人到位于山区的钒矿闹事,商南县有关方面得到信息,以为是豪迪新集团叫的社会人士闹事,准备动用有关部门对豪迪新集团负责人实行强制措施。商南县张副县长带领政法委,公安局,法院等有关领导,赶往山区矿上,商洛市法院工作人员半夜时分赶往山区矿上。这些领导真的很辛苦。实际上,从不同的信息源了解到,商南县以及商洛市个别领导,不知因为什么原因,商洛市以及商南县个别领导极力发挥着自己的权利,制约并影响着豪迪新集团的发展。有关方面不仅把豪迪新集团现任法人的银行账户冻结,豪迪集团的所有账户被冻结,可以维系职工生存的生产线也被封存。种种迹象显示,这是在致豪迪集团于死地的表现。

  商南县豪迪集团部分劳模,党员纷纷质疑执法部门的执法目的,似乎在个别领导的授意下,肆意要抢夺豪迪集团的资产。商南县法院把没有法律效力的法律文书竟然执行了,也拍卖了。最后居然出现,重新执行,重新拍卖的事情,这不是在游戏法律吗?这不是在致企业于死地吗?!很明显的迹象表明,在商洛市,商南县,因为个别领导和部分不法企业利益关联,为了掩盖自己的一些违规甚至违法的事实,不惜假公济私,致豪迪集团于死地,以期达到巧取豪夺豪迪集团企业的财产的目的。

  记者将继续关注!来源:中国发展西部网(少华 苗娟 孝运)




编辑:Linda

相关新闻

眉县为86个行政村发放172辆通村公路养护作业车

7月13日,眉县举行首批通村公路养护作业车辆发放仪式,为86个行政村发放172辆养护作业车,共计70多万元。

撸起袖子践行张载奋斗范儿

近日,为弘扬张载关学传统文化,继承先贤”民胞物与”的民生理念,并为新时期的奋斗精神找到脉搏和动力,由旅居广州的眉县籍文化名人马苏彬主讲的第五期“张载大讲堂”,在眉县横渠镇大礼堂开讲并圆满收官。

凤翔东湖景区盛装开园!

7月14日,第七届宝鸡市文化旅游节·凤翔东湖景区文化旅游活动在东湖广场举行。随着市委常委、副市长徐延波、市人大副主任张万奎、市政协副主席王虎贤、中共凤翔县委书记王建民徐徐推开东湖广场的朱红色大门,凤翔东湖景区正式开园,千年园林在新时代焕发出新的容颜。

微信圈警民“接力” 走失女童终找回

10岁女童走失,急坏了家人、民警,一场警民接力寻找走失儿童的感人一幕在眉县公安局民警和社会各界朋友圈中上演,经过9个小时的努力,走失女童终于安全回到父母身边了。